【亮·晚餐】 第七期

 

·中国 | 鸟巢

| 创客平台  | 孵化器 | 传媒 | 众筹 | 文体基金 |

 

【亮·晚餐】 第七期

 

 

这是一场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户外赛事,选择了1300年前玄奘法师九死一生的历险路段。

 

这是国内目前唯一的,也是最大规模的戈壁行走赛事,参加戈壁挑战赛,已经成为很多商学院EMBA的信仰,是自我重生的一次洗礼。

 

每个参与者风餐露宿,身体力行,在历史和现实的长河中,体验玄奘当年为追求理想、入生死绝境、用信念和坚持超越自我的经历,认识理想和信念的强大力量。

 

在玄奘之路上,这段传奇的经历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悟,各自找到自己新的价值。每一个参与过的人都莫生难忘,或对生活重新感悟、或开始健康的生活方式、或收获了一生的朋友等。

 

玄奘之路走了已有十年,我们本期亮·晚餐邀请了戈壁挑战赛发起人、行知探索文化传播董事长曲向东先生主讲,十年前戈壁挑战赛因何而起?十年后,戈壁挑战赛是否仍在坚持初衷?十年间,作为发起人,他有过怎样的思考?

 

尽管并非所有的嘉宾都参加了戈壁挑战赛,但去西藏、到阿里、跑马拉松,每位嘉宾都在跟自己的身体极限、心灵意志作斗争,从受不了、怀疑自己到咬牙坚持、每个人最终都超越了自己。以下是各位嘉宾的心得实录,与每个亮·中国的朋友分享

 

 

戈壁挑战赛发起人、行知探索文化传播董事长曲向东:

我之前在央视做记者,从三脚架开始,没想到有一天真的成为了主持人,热爱新闻也喜欢到处跑,但之后新闻追求遇到了天花板。到2004年,在电视台呆着很纠结,发现没意思,终于想明白根源在于,生命得不到充分燃烧随后离开电视台,2010年成为《大家》做特邀主持人,这让我很自由,我喜欢自由。

 

后来在《大家》采访过冯其庸,但他没讲《红楼梦》,而是讲玄奘,我们开始研究玄奘之路,发现那是他唯一独行的路,迷失路途、打翻水袋、产生犹豫,但终究还是克服了各种困难。之后我们跟王石谈过这段路,跟他说哪里一切还是1400年前的样子,有一段还没有手机信号,你敢去我们就敢没收你的手机,王石说你敢没收我手机我就敢去,这么一叫板,他就去了。(我们后来发现,哈哈,不能跟王石叫板,谁跟他叫板他必得干给你看。)

 

2006年我们开始组织各商学院去参加戈壁之路挑战赛,重走玄奘之路,第一届48人。那时候,我从来没过多少界,也没想到第一次就那么震撼。因为那个环境很安静,大家交流也很充分,走在路上,有人建议说我们拉手走吧,有人说我忽然想哭,那就想哭就哭吧。

 

第一届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,我们还没有那么多安保意识,有些人穿着拖鞋就去了,境况是相当惨烈。走完全程后,我们颁奖,发现本应颁给冠军的大盘子不见了,我本身就不是竞赛意识特别强烈的人,并不在意,但忽然现场有个男人就哭了,放声大哭,就是那个冠军,他特别在意。当场就有人说,“向东,你一定要做下去,做个十年。”我喝点酒一高兴就答应了,没想到后来一做就是十年,直到今天

 

一开始做玄奘之路,其实是在倒逼我去创业。从主持人到创业、养团队,有两年的时间,接受不了身份的转换,比如从被请吃饭到请人吃饭这种细节。有段时间,我一直在想请别的职业经理人帮我们打理。但是当时我们连商业模式都不清晰,想请保姆都不知道怎么请。

 

另一方面同时拍了《玄奘之路》的纪录片,还欠了很多外债。我想必须自己来做,当时我在用《大家》的名片,后来央视名片一撕,自己专门来做,后来又做了极美。

 

现在更多时间来做旅行探索,主要是三大块包括如极美等体验式旅游、玄奘之路等体验式赛事、现在正在做的井冈山之路的体验式培训。

 

这十年,我们已经把戈壁挑战赛竞争性做到极致,我们A队的队员甚至比专业运动员还要专业,他们的内驱力强大到惊人。现在我们也在进行调整,适当调整规则,过些时日会出意见征询稿,比如明年是否设男女两个冠军、人数限制等。

 

北京温州商会副会长、唯美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、亮•中国联合创始人031号陈桂钦

去年我跑了一个马拉松那天雾霾,我都没有怎么训练过,就跑了。跑了十公里以后我就受不了了,整个人崩溃腿软了。但看到前面一直有人在跑,有老人、也有小孩,就必须要往前进。终于坚持到两个小时40分钟,跑了半程13公里。有时候不要发现自己年龄大了,其实潜力是无限的 。

 

安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、戈十A队顾正平:

原来跑步觉得是一件很枯燥的事,为了戈壁一起锻炼,跑着跑着觉得跑步真的是一个最高的享受。形式相对来说是比较简单的,但是给人的感触却是特别深。对身体是全面锻炼,虽然每天花时间去跑,但白天工作效率高,不像以前经常下午一工作就累,现在感觉白天充满了鸡血。晚上该睡觉就睡了,以前老失眠,现在11点半准时开始昏沉沉睡觉了。精神状态、生活方式大改变。

 

蜂鸟资本创始合伙人、亮•中国联合创始人039号李虹邑:

2007年,我去西藏,为了朝圣,平均海拔3500,走过40公里。第一天20公里去,第二天20公里回。本来我们这几个车队16个人跟文化部做了一个爱心之旅,给希望小学和寺院捐赠药品和文具,但只能开到车脚下。只有两个骡子,一个背行李,另外一个给活佛

 

活佛说骡子空着,谁累了给谁骑,16个人只有我一个人是女士,临出发前,活佛说不行你就骑。我说不用,我没问题。

 

其实途中我一直想我还是骑上吧,总是在纠结。可是我就不愿意说,尽管大家都想照顾我,感觉当时有那么两三次,腿已经没有了知觉。但就一直跟着,咬着牙坚持,我当时唯一就想我可不能掉队。

 

我的感慨是其实很多事情你觉得你可能不行,但是你咬咬牙坚持一下,其实你是可以的。

 

 

中视火鹤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执行董事、戈七B队戴小连:

我是戈壁挑战赛B队的,4天走完感悟很深,我每天晚上都哭,没有那种场景都不知道自己感情这么饱满。因为那种环境很悲凉,是一个很容易催泪的场景,的确其实可以更了解自己。

 

我发现有一个很有趣的事情,其实C队特别重要,尤其是我们冲刺的时候,到了终点的时候大家那种学校认同感非常强。那时候你会觉得你的亲友团越壮大,你就是冠军。你亲友团的团队越大,集体荣誉感越强。

 

最大的价值除了为集团或者荣誉,真的找回自己一个最原始的需求,你那时候就明白了自己要的是什么。

 

正德国际酒店投资管理集团总经理、戈十A队王宝:

大家说为什么上戈壁,我第一天上戈壁的时候,一路跑,一路问自己,为什么来戈壁,为什么来这儿?我还问老戈友,我说你为什么来戈壁?都说不知道。

 

剩下的几天我就在寻找这个答案,为什么要来戈壁。我认为找到了一个能说服我的答案,我发现可能每个人内心里面都有一个所谓的英雄主义也好,或者荣誉主义,在心里面。跑到终点那一刻,就是我们做英雄、为荣誉而战的时刻。

而且你会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块贫瘠的土地,是留给人类去做思考的,而不是说每个地方都是所谓的美好,就是最好。

 

北京庄凌顾问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、北京人人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付韵韵:

想跟大家分享一下,西藏之旅对我的人生影响真的非常大。

 

先去的拉萨,没想过去阿里,朋友说要不去趟阿里。我当时有一些事情想不太开,觉得要不跟他们去一趟,因为有朋友在不那么害怕。结果到了阿里以后,每天都哭,我觉得是不是有病了,来这里干吗?高反受不了,并且阿里是只能往前走,也没有车,必须得在天黑的时候到达中间的驿站。眼睛在天堂,身体在地狱。

 

当时有几个很真实的想法,第一发一个短信告诉我爸妈,我有多少钱、银行密码,我要是死在这儿了,怎么办。第二个我甚至想到爸妈他们都不知道我的情况,钱在哪儿。我特别想在北京,吃一包泡面,觉得太幸福了。真的这样坚持下来,我走了4天,走的很慢。因为我的朋友一直不离不弃。到了拉萨以后,我整个人好像从地狱到了天堂。回来以后我觉得什么事想不开,除了生死都是小事。
 

第七期亮·晚餐嘉宾合影